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武术万维网-传统武术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天刚亮的

太极拳源流文章汇聚帖(不喜讨论源流的请绕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6-22 10:33: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节蒋发生卒年考
(附:《蒋发传略》)

蒋发的生卒年代,是太极拳源流中一个重要的环节。因为其师王宗岳的史料稀少,要确定王宗岳的活动年代,必须借助于蒋发的确切年代,向上推算。其次,考证赵堡拳派创立的年代,也要依据蒋发的生卒年代为依据。王宗岳的年代比陈王廷早多少年?赵堡拳派比陈氏拳派的创建是早或是晚?都是研究太极拳源流必须解决的问题。

在本章第一节中,已经考证和否定了“乾隆蒋发”的不实之说,确认蒋发为明末清初人氏。出生年份,据赵堡拳派的传统史料,认为在明万历二年(公元1574年),卒年不详。这个出生年份准确与否?还需要多一些史料加以佐证,若有异议,还需要进一步甄别。

据查,赵堡第十一代传人宋蕴华(郑悟清之弟子)对蒋发生卒年代有新的说法。宋著《赵堡太极拳图潜》(1991年)第141-143页的《赵堡镇和赵堡太极拳》一文说:“自明末清初赵堡人蒋发(1633—1714)于顺治六年(1649)赴山西杨城县七里岗小王庄王宗岳学艺八年,传播于此,赵堡镇方为武林瞩目。”

“王宗岳精研易理,对太极拳造诣极深,著有《阳符枪谱》(本文注:该文误将《阴符枪谱》错为《阳符枪谱》,经考证。《阴符枪谱》作者为王学定,非王宗岳著)、《太极拳论》、《打手歌》、《十三势解》《此文也有人称为《太极拳释名》)等。所论极为中肯,言简意赅,为后世各太极拳流派奉为金科玉律。王宗岳无子,只有—女,先生传授太极拳重在选贤,时教女儿和郑州孙某。顺治五年(1648年)王宗岳赴郑州途经赵堡镇住宿,迨见蒋发着紫花布衫和几个小孩练拳,便对同行人说,穿紫花衫的孩子可教。此言恰被店主听去,转告蒋发,蒋遂求店主同去拜见王宗岳,愿拜在门下学艺。经恳求,王宗岳允收蒋为徒,约定第二年从郑州回来时,携蒋去山西传授太极拳艺。蒋发去山西学艺几年后,因王宗岳年事已高,由王宗岳之女代为传授,故其姿势颇似小脚女人扭捏行走之态。后世亦称赵堡太极拳为‘大姑娘拳’。蒋发在赵堡镇传邢喜怀,邢喜怀传张楚臣,张楚臣传陈敬伯,陈敬伯传张宗禹,张宗禹传张彦,张彦传陈清平,乃至单传七代。故温县有‘赵堡拳不出村,陈沟拳不出姓’之说。赵堡太极拳单传七代陈清平时,始打破流派保守的师承观念,授艺多人,形成今天的赵堡流派。”

以上宋氏之文字,与其师郑悟清所传基本相同,仅在于年代上有显著差异。(1)蒋发的出生年份,传统的史料是1574年(万历二年),宋氏改为1633年,后延了约六十年。(2)蒋赴山西学艺为X岁,即1596年.宋则改为顺治六年(1649年),按宋所传之出生年份,即在16岁时赴山西,相差六年。(3)赵堡传统史料只说王宗岳约蒋发自郑州回后同去山西学艺,意指同年往返,没有相隔一年之说。查相隔一年之说,源自王矫宇口述杨禄禅所讲的“王传蒋”故事,此属传说。而赵堡拳谱是正宗史料,不宜以传说为准。(4)宋氏增加了一个卒年(1714年)。由于宋氏明知师传之事迹乃历代师承辗转相传之史实,但仍要修改年份,其动机当为更准确地记实。可见他调查获得一份自认为可信的证据。书中未写明其依据,笔者无从得知。只可相信其必另有实据。那么,这一改动与传统史料之年代,究竟哪个更合乎史实呢?不妨检验以辨正。

蒋发的活动事迹,能推断出基本准确年代者,当以其参加李际遇领导的农民起义为最适。陈沟赵堡两派史料都证明,蒋发于明亡前,在李际遇队伍中任部将,李事败后,才隐人陈沟。明亡之年为1644年,李际遇起义的年代,据资料为1640~1643年。蒋发若于1640年参加起义,其年龄如何呢?若按宋蕴华的资料,出生于1633年,才7岁,年龄太小,焉能担任部将之职。若按出生于1574年,则66岁,年纪稍老,但习内功者,体质较好,功力未衰,在官逼民反的情状下,也可以铤而走险。这一年龄稍符实际。

另据确实史料,蒋发于明亡前人陈家沟后,终生为仆。死后葬于陈家沟之杨海洼。蒋发以仆人身份,不可能在顺治六年(1649年)赴山西向王宗岳学拳。这也可说明,出生于1633年之说不实。原因何在?宋先生是在五百余年后,把生辰换算为公历。邢喜怀是在明末时将生辰记为万历二年,没有换算的误差。古人的生辰,多采用“甲子”(天干地支)来记载。例如明万历二年出生,记为甲戌年生。这种记法有“六十甲子轮回头”之称。在邢喜怀所处的万历年间,不会误差60年,而现代人换算,同是“甲戌年”误差60年是可能的。宋氏的换算,可能是这一类型。为什么差59年,而不是60年呢?这也许与古人虚岁计年龄有关。总的看来,宋氏的资料,应是有一定的价值,但换算误差了60年,纠正这一误差,恰好与传统的记载相符,说明赵堡拳史的资料是可靠的。

又据《武当》1998年8-9期发表的《孤本残卷秘典隐世历劫重光——记评赵堡太极拳历史文献的重大发现》内载王震川先生献出“赵堡拳谱之残本,是第四代传人王柏青编的《太极秘术》抄本。王柏青序中曰:“余从师温州张楚臣,先师说:是术得之于道门,……余秘而习之,已历四十余载……”序末落款为“雍正六年冬月愚叟王柏青留示。”该谱载有王宗岳拳谱歌诀二的释文,及邢喜槐著《太极拳道》,张楚臣著《太极拳秘传》等文献,充分证明了王宗岳的拳谱是通过赵堡拳派的第一代宗师传至邢喜怀、张楚臣、王柏青、陈敬伯的途径。谭大江先生评说:“原序作者王柏青,自述其从师张楚臣秘而习之历四十余载,落款为雍正六年(1728年),当时自称为叟,年已七八十岁,其生年应在1653年左右,从他的生年往前推三代,至蒋发之生年1574年,其间有八十年左右,三代间隔平均是二十七八年,非常吻合蒋发生于明万历二年这一事实。这就证明赵堡太极传人对于蒋发生平年代的叙述,历来是正确无误的。”

本文认为,上述资料之所以正确无误,原因是赵堡派是蒋发缔造的,其出生年份是蒋发对弟子邢喜怀亲口说出而世代相传的。别的流派没有如此的亲传,仅凭一些不实的传说相互流传,以至出现“两个蒋发”之说,使太极源流的研究,受到不应有的波折。

蒋发的出生年份既已明确,王宗岳的出生年代就不难大体推出。据蒋发22岁时拜王宗岳为师,此时王宗岳虽属晚年,仍有精力长途跋涉于山西、太行至郑州之间。其时应在六十余岁。但蒋在山西习艺数年,王宗岳因年事已高,只能由其女代为传艺,其时应在七十岁以上。古人之寿命“七十古来稀”,体力衰退。由此看来,王宗岳比蒋发年长40—45岁左右。由万历二年逆推45年,即1530年左右出生。其习拳时间,若自少年开始,则1540年前后,若自青年开始,则在1550年前后。作为张三丰的数传弟子是可信的。

又从王柏青所编的《太极秘术》残谱看,谱中有王柏青《太极丹功义诠》和《太极丹功要术》两篇文献,可见早期的太极拳家不仅习技击,而且重养生,是忠实遵循王宗岳在拳谱中所注的“以上系武当山张三丰祖师所著,欲天下豪杰延年益寿,不徒作技艺之末也”的三丰遗训。这又证明拳谱中的王宗岳旁注是古已有之,并非后人的附会伪造。王柏青在序中云,“先师曰,是术得于道门”,也更有力证实之。

蒋发的出生年代既已核实,则赵堡拳派的建立年代就不难求出。据杜元化《太极拳正宗》所记,蒋发22岁赴山西习艺,历7载归时为29岁,回乡后,经二年的考察,收赵堡街之邢喜怀为徒,时年31岁。即在万历三十三年(公元1605年)左右。这一年份,可视为赵堡拳派创始之年,比陈氏太极拳要早得多。不难看出,’赵堡太极拳这一古老之拳派以前一直得不到承认,被排斥于五大派之外,甚而归入陈氏太极拳的—个分支,原因即在于:承认了赵堡的拳史,陈王廷“太极鼻祖”的地位则无法成立,唐豪、顾留馨的源流观即宣告破产。

蒋发的卒年,资料很缺,若宋蕴华先生所获的证据可靠,则按其所定的卒年1714年,逆推60年,即1654年应是蒋发的卒年,时在清顺治十年。由此得知,蒋发暮年,居陈家沟约十一二年左右。寿终约八十一岁。

附:《蒋发传略》
蒋发是继张三丰、王宗岳之后,发扬光大太极拳,创建太极拳派的一代宗师,是近世太极拳承先启后的关键人物。是王宗岳太极拳经典论著的唯一传播者。据近年的考证,蒋发除亲自缔造赵堡太极拳这一门派外,其余的陈、杨、吴、武、孙等五大派之拳理拳技,无不源出于蒋发及其传人的世代相传。因此,研究整理蒋发的生平传略,是解决太极拳源流的重要一环。有关蒋发的师承及其传人,蒋发与陈氏太极拳的关系等,若能彻底澄清,取得社会共识.则源流的本来面目就基本清楚。由于目前对蒋发的年份尚有不同的认识。为此.总结已有的考证,集成传略,供世人进一步研究,以求取得共识则很有必要。

蒋发,河南温县赵堡镇人,祖居小留村,生于明万历二年(公元1574年),少时喜习武。22岁时,山西太极宗师王宗岳赴郑州检查生意,路经赵堡投宿,见蒋发资质好,可以培养,经蒋发诚心求拜门下,允收为徒。带往山西王宗岳处学艺七载,尽得王老夫子之真传。

蒋发之师王宗岳,讳林祯。其太极拳、师承云游道人(应是张三丰之弟子)。王宗岳太极拳造诣极深,择徒重选贤而教。—生只传三人,其女及郑州孙某(其名失传,拳艺亦未传人),晚年才收蒋发为徒。王宗岳之年龄比蒋发约长40余岁。推算其出生年份,应在1530年前后,即明嘉靖初期(注:嘉靖共历45年,即1522—1566年)其活动年代,约在嘉靖到万历年间。具体卒年不详,应在明万历年代。

王宗岳在云游道人传授下,尽得张三丰之太极真传,并遵师嘱,将张三丰传下之“十三势”拳经歌诀(如《十三势歌》、《打手歌》及七言四句歌诀六首等)详为注释成文,以便传世。这些注释便是后人熟知的《太极拳论》、《十三势行功心解》等著作,后人均奉为经典。由此观之,王宗岳乃太极拳从道家中秘传,转入俗家广传的第—代宗师,蒋发为第二代宗师。

明万历三十一年,蒋发满师归里。临别时,王宗岳老夫子嘱曰:“汝归家,此术不可妄传。并非不传,汝是不得其人不传。果得其人,必尽情教之。倘得人不传,如同绝嗣。能广传更好。”蒋遵师嘱,归里后,经两年之考察,收赵堡镇邢喜怀为徒。及后,邢喜怀再传张楚臣,张楚臣传陈敬伯和王柏青等。陈敬伯是掌门。原为陈家沟人,其前辈早巳迁居赵堡。故能在“赵堡拳不出村”的秘传环境下获得真传,拳艺已臻化境。

据杜元化《太极拳正宗》之记述:陈敬伯欲扩张此术,广收门徒至八百人,能得其一技之长者十六人,能得其大概者八人,能统其道者,唯张宗禹一人。遂由张宗禹为第五代掌门。

张宗禹传侄孙张彦及原法孔。由张彦接任第六代掌门,张彦传陈清平为第七代掌门,陈清平以后传人较多,主要有其子景阳及少师张应昌、和兆元、武禹襄、李景颜等人,形成了几支不同风格的分支。其中武禹襄成为武式太极拳的第一代宗师,和兆元也另创新架,李景颜也创忽雷架,形成一个较大的流派。武禹襄所创的武派太极,传至第三代郝为真,又传孙禄堂,孙氏将形意、八卦、太极三个拳种之长,融为一体,创孙式太极拳。故目前公认的六大派中,武、孙两派是由赵堡派衍化出来的,与陈氏太极拳无关。

又据河南沁阳市张杰先生在《精武》1997年第8期提供的信息,及笔者搜集有关史料考证,初步看出,赵堡之第四代掌门陈敬伯于乾隆年间,广收门徒八百之时,也将太极拳之内功,真谛及王宗岳拳谱私授陈家沟之族弟陈公兆、栋继夏。陈继夏传陈秉旺兄弟三人,称“陈氏三雄”,陈秉旺传子陈长兴。遂使陈氏太极拳获得中兴。

这一点,是考证太极源流的关键。也就是上文中所说的,陈、杨、吴、武、孙五大派均源出于蒋发及其传人的传授。也就是王宗岳、蒋发在太极拳源流中,享有盛誉,获得后人尊崇的原因。

李亦畲在《太极拳小序》中说:“太极拳不知始自何人(初稿为“始自宋之张三丰”)。其精微巧妙,王宗岳论详且尽矣。后传人河南陈家沟陈姓,神而明者.代不数人。”这就是根据杨禄禅的透露而写,证实王宗岳拳谱传人陈家沟的重要文献。也符合上文所述的陈敬伯传谱陈家沟之史实。陈沟的太极高手,多出于乾隆以后,是由于陈敬伯之传授。前人误认为有一“乾隆蒋发”授拳陈长兴.虽然在人物上所述不实,但对外来因素促使陈氏太极拳的中兴,是看得准确的。

由上所述,蒋发确是承先启后,发扬光大太极拳的一代宗师。

明崇祯年代(1628—1643),政治腐败,官逼民反,民不聊生。致使各地农民起义蜂起云涌。李白成、张献忠是其中之著,河南登封县也爆发农民起义,以武举李际遇为首,以玉带山之御寨为基地,组织抗官府的武装斗争。蒋发也站在农民群众的立场,投入这一斗争,任李际遇部将。此时蒋发已是花甲之年了。这一斗争,后因开封之朱氏王室组织开封、洛阳、襄阳之三路重兵围攻,李际遇兵败受戮,蒋发隐人陈沟,投靠陈王廷,匿名为仆,人称蒋把式(陈鑫写作“把拾”,应是谐音之误)。若在明亡前一年人陈沟,则其时年已69岁。据上文考证,蒋发寿81岁,在陈沟生活约12年,其间的活动,曾对陈王廷改造炮捶头套为陈式太极一路有所指导,为陈式太极拳的创立打下了初步的基础。这些传授,为村人所公认。三百年后,在1928年以前,村人均说陈氏之(太极)拳源于蒋氏,且言蒋发为陈王廷之师。这才引起陈鑫在《文修堂抄本》上插文,告诫村人不能再说上言,否则不利于为陈氏争光。这些都从正反两方面证明蒋发对陈王廷创编陈式太极拳有过帮助,但不是拜门的师徒关系。

从赵堡方面的史料,有关蒋发只记述到收邢喜怀为徒止,中年时期的活动缺乏记载;陈家沟的史料则从明亡前到其终年为止。故蒋发在30岁至60岁这个黄金时期,也就是其创造辉煌业绩的时期,却没有史料予以充实,甚为遗憾。

本文将搜集的一鳞牛爪之资料加上推测,以略补空白。
(1)蒋发除传播王宗岳拳谱以外,自己也著有若干拳理、拳法之作。据杜元化《太极拳正宗》之扉页云:“蒋老夫子(即蒋发)传太极拳正宗共八册,余所编皆系余师任老夫子所传。

其一生绘总图及十三样手法之图仅两见。……今将一册先付印焉,其余正在编述中。”由此观之,杜元化在1935年尚保存有蒋发传下的太极拳谱八册,内容不少。当然,八册之中也包含历代祖师传人之著作在内,不一定全是蒋发之作。但此处已列出蒋发所绘之手法图有两张。其中一张,为《太极拳十三式手法起原图》已在杜著《太极拳正宗》一书发表(见本书第二章第五节附图)。蒋发在该图标题下,注有:“本太极拳十三式手法,始由天道起中也,包括六十四势。每势要练够十三字,即一圆、两仪、四象、八卦是也。末以天道终。余师云:苟非其人,道不虚传。”

杜元化《太极拳正宗》出版后,不久即遇抗白战争、解放战争,经历12年的战乱年代。这些宝贵的拳谱史料.目前很难找到,恐已丧失殆尽,给拳史考证造成困难。

(2)据王宗岳《太极拳论》之末所附旁注:“此论句句切要,并无一字陪衬,非有夙慧之人,未能悟也。先师不肯妄传,非独择人,亦恐枉费工夫耳。”本文据蒋发之“苟非其人,道不虚传”一语,与此文称王宗岳为先师,旁注作者当为蒋发无疑。鉴于蒋发认为王宗岳拳谱后人仍不易完全领会,“非夙慧之人,来能悟也”。蒋发肩负传播拳谱、拳理之重任,很可能会写—批对王宗岳拳谱作补充解释的著作。笔者研读了杨振基《杨澄甫式太极拳》一书所附录的古谱32目等篇(注:此古谱在清咸丰年间,已由杨班侯全部授予吴全佑。吴鉴泉将此套古谱命名为《太极法诀》,见吴公藻著《太极拳讲义》1935年版所载),初步认为,其中有较多的拳谱,可能是蒋发所著。依据如下:①此谱中,除32目外,并附有《张三丰承留》、《口授张三丰老师之言》、《张三丰以武事得道论》、《口授穴之存亡论》四篇。从标题看,应是张三丰的亲传弟子通过云游道人,传王宗岳、蒋发,而至后人。与此四篇一起传下的32目古谱,必是较早的古谱。②32目古谱的标题多为《X X X解》的类型。是对“十三势”古谱中某些难点、要点的具体解释。参照蒋发在《太极拳论》之后所加的旁注,内有“非夙慧之人,未能悟也”一语,蒋发肩负师命,传谱于世,谱中有难懂之处,或未述及之要点,自应作补充的解释。③从谱中多处出现了“太极”—二字,但无“太极拳”之拳名出现,应是在“太极拳”初具拳名之时著作。④解释和补充王宗岳拳谱之人,必然是尽得王宗岳真传之人,才能写出如此精湛高超的理论。此人非蒋发而莫属。否则此谱就不会流传数百年而不衰,仍为今人所推崇。

以上推断,只是个人看法,不尽成熟,可供后人进一步考证作参考。

(3)据《武林》1988年11期陈旭东发表之《山西“鬼扯攒”》一文说,山西定襄县流传的“鬼扯攒”拳术,相传是河南蒋发所创。文曰:“清康熙年间,定襄县小王村青年铁匠宋本意,因叔父老二误伤人命,被判流放于开封府三年。为报答叔父养育之恩,宋本意一直护送叔父到开封府,并住下来行乞,等待叔叔期满同归。宋本意落脚开封普救寺,—夜偶见和尚集体练功,很是喜爱;后几经曲折,终于学得秘传之“鬼扯攒”拳法。后传至山西。”文中所述时为康熙前已有此拳。开封距温县不远,时间、地点、人物相合,尚属可信。但此拳在赵堡拳派中没有流传,尚待进一步考证。

总之,蒋发作为名负当时的太极宗师,在中年时代,必有较大的业绩,但没有记载。其原因很可能是晚年参加了李际遇领导的农民起义。李事败,古语云:“成者为君,败者为寇”,
在封建时代,反对王朝,视为叛逆、盗寇。其传人受封建思想的束缚,以此段历史为耻,而不列入传文,以致事迹不全。

点评

宋蕴华等晚出之言、不应做考证证据  发表于 2013-6-25 07:47
 楼主| 发表于 2013-6-22 10:34: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节赵堡太极拳是一个独立的拳派

赵堡太极拳是一个独立的拳派,还是陈式太极拳的一个分支拳架,这个问题不仅仅是个认识问题,而是影响到现实中门派矛盾与团结的关键问题,不可等闲视之。

在顾留馨《太极拳术》一书第358—359页中说:“太极拳自陈王廷首创之后……至五传陈长兴和陈有本时,为适应不同学习对象,第一路拳又有老架与新架之分,至六传,新架又派生了赵堡架。新架据说是陈有本所创,架式与老架一样宽大,逐渐扬弃了某些高难度的动作。陈家沟人称之为‘略’。有本的门徒、族侄青萍(或称“清平”)也创造了一套架式,小巧紧凑,动作缓慢,练后会逐渐加圈。在不变套路的原则下,由简到繁,以至极为复杂,逐步提高拳艺的技巧难度。陈家沟人谓之‘圈子’。因为清平赘婿于赵堡镇遂在那里教拳,所以又称‘赵堡架”’。

顾氏所说,赵堡太极拳是陈式太极拳的一个分支新架,赵堡太极拳是从陈清平创始的。这个提法是1982年提出的。与赵堡拳派的传人杜元化1935年著《太极拳正宗》所述大不一样。杜著的《太极拳溯始》一节中说,蒋发生于明万历二年,22岁时到山西王宗岳处学拳,七载而归。“归家之后,赵堡镇有邢喜怀者,慕蒋老夫子拳术绝伦,每逢相遇,必格外优待,以图学拳。蒋阅二年,以此术传之。其后,有张楚臣者,邢之盟弟也,邢又尽情传之。张楚臣,山西人,初以鲜菜铺为业,后改粮行。察本镇陈敬伯,人品端正,故又传之。其后陈敬伯欲扩此术,收门徒八百人,能得其一技者十六人,能得其大概者八人,能统其道者,唯张宗禹一人。张宗禹之后传其侄孙张彦,张彦再传陈清平。清平传其子景阳及少师张应昌,和兆元、牛发虎、李景颜、李作智、任长春、张敬其等,以上各人皆有事迹可考,另注有册。”

比较以上二说之相异点,陈清平究竟是赵堡的第一代创始人,还是继蒋发之后的第七代传人。要甄别这一分歧是非,本书的研究方法中指出,要从“破”与“立”来看是非。正确的观点必有充分依据能破谬说。谬误的观点则必然无能去破正确的观点。否则只能是各说各的,只“立”而不“破”。

杜元化之说于1935年提出,顾留馨之说于1982年提出。颐氏对陈清平的历史有过调查,而知其曾向陈有本学过新架。但对于杜元化所说的传人世系也应该弄清。若无此事,则应破杜氏之说,而后立己之说。若杜氏之说为实,就不应隐瞒真相,歪曲历史。顾氏对杜元化之说避而不提,只能自说一套,看来是无法破杜氏之说,必有不实之处。

本文检验两种观点的是与非,观察双方的“破”与“立”,看哪——观点能破对方之说,以此定为正确之论。

杜元化披露的赵堡源流,从1935年发表至今(1999年),经历六十余年,未见有反驳的意见发表。而顾氏之说,1982年发表后,1986年《武当》第1期(总第3期)即有署名为“澄史、求实”撰文《浅谈赵堡太极拳源流及流传》反驳顾氏之说。当时顾氏仍健在人间。文章内容主要反驳关于陈清平赘婿赵堡及赵堡太极拳隶属陈式太极拳的说法。及后,李滨在1990年《武当》第5期发表《关于陈王廷与蒋发画像的批判》肯定杜元化之说,批驳顾氏之论。1990年《武当》第6期戚建海的《蒋发秘传太极拳经典一兼谈王宗岳、陈清平》—文,引用陈清平的玄孙陈运通之言,证实陈清平不是赘婿赵堡,及其主要师承是张彦,而不是陈有本。驳斥了“赵堡架”属陈式太极拳之说。1991年《武当》第2期发表和少平《太极拳探源——兼谈和式太极拳源流》,1992年《武当》第3期发表刘会峙《太极拳源流新探》,1994年《武魂》第11期张满宏《也谈陈情平与赵堡太极拳》,以及1996年《武当》第6期路迪民《陈清平身世考略》等文,都以大量的史实反驳了顾氏的说法。以上各文的主要观点是:①陈清平的主要业师,是赵堡派的第六代传人张彦。至于从陈有本学陈氏新架,据陈鑫《陈氏家乘》的记述,只是仅“有所得”的门人,非入室弟子。②赵堡派在陈清平之前,还有六代传人的拳史不可抹杀。③陈清平不是赘婿于赵堡,而是慕张彦之武功迁入赵堡而投师。这些观点发表之后,顾氏已不在人世,但信奉与维护顾氏之说仍不乏-人。尤其是陈家沟的某些传人,更是坚持此说的后继者。陈正雷1997年著《中国陈氏太极》中所列的《陈氏太极拳主要传递系统表》就是把赵堡拳派兼并到陈有本的门下,并且将武禹襄、孙禄堂都列入陈氏太极拳的体系之中(见表一)。1997年,国家体委武术研究院编纂的《中国武术史》也继承了顾留馨之说,该书第318—319页中说:“据武术史家唐豪等考证,现传各式太极拳,均源自河南温县陈家沟陈氏族人传习的拳法,陈氏拳技始自陈王廷”,“赵堡太极拳早期传人为陈氏十五世拳师陈青萍(清平)(1798-1868),青萍师承其族叔有本。有本所传陈氏太极新架式与老架一样宽大,逐渐扬弃了某些高难度动作。青萍得后创编了一套架式小巧紧凑,后人遂称之‘赵堡架’或‘赵堡太极拳’。”显然,《中国武术史》的论点是完全遵循顾留馨、唐豪的说法。文字也基本雷同。由于《中国武术史》是以国家级的武术研究院名义编纂,动员众多的专家和有实践经验者集体研讨,经历数载而著成的权威之史书,似乎顾氏之说已成为国家认可的定论。

学术上的争鸣必须经过充分的摆事实讲道理,破旧立新,去伪存真,而建立起可靠的结论。未经充分争辨论证,以行政手段确定某一说法为定论,既是不可靠的,也不符合“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正确方针。

顾留馨的说法,经过多年来的各家之反驳,从未见到有后继者以充分的事实给予答辩。并未推翻赵堡派从蒋发到陈清平—匕代传人的拳史。破不了赵堡这段历史,要立陈有本传出赵堡派的论点,肯定是立不起来的。“不破不立,破字当头,立在其中”,这是毛泽东同志多次教导的真理。避开争辩而作结论,最终必为历史所否定。返观50年代的苏联,以行政手段肯定李森科的学说,批判摩尔根学派的基因理论是资产阶级的伪科学。而现实的历史则证明基因理论是真正的遗传科学,李森科之说恰好是伪科学。这说明学术分歧必须要以“双百方针”来解决,用行政手段是无效且有害的。

(上表摘自陈正雷著(中国陈氏太极》第12-13页)
赵堡太极拳有没有蒋发到张彦的六代传人历史?陈清平的业师是陈有本,还是张彦?这些问题若深入赵堡、陈沟二地实际考察,是不难找到答案。迷信权威不如相信实践,相信群众。现本文就已有史料,对上述的争论焦点提出一些看法:

一、关于陈清平的业师是谁之辨证
陈鑫在《陈氏太极拳图说》中的《陈氏家乘》中有关陈有本的记述云:“陈有恒,字绍基,弟有本,字道生。均庠生,习太极拳,有本尤得骊珠,子侄之艺皆其所成就。丰度谦冲,常若有所不及,当时精太极拳者率出其门。兄友弟恭,始终如一,怡怡如也。有本门人陈清平、陈有纶、陈奉章、陈三德、陈廷栋均有所得。陈耕耘亦师事焉。清平传赵堡镇和兆元、张开、张罩山。有纶传李景延(应为李景颜),张大洪、景延兼师仲牲。”这是陈沟方面较有权威的史料,其中对陈清平只称为门人。并无族侄及弟子的关系。陈清平原居王圪增,陈家沟的家谱并无其名。从陈鑫所描述的陈清平及其他门人的“均有所得”看,水平是不高的。这一点,从陈有纶等一起向有本习拳者之拳艺看,没有一人能在《陈氏家谱》中列为“拳手”。在陈正雷《中国陈氏太极》书中所列的陈氏太极拳家传文中,也无上述人名。可见有本培训的门人,均为平庸之辈。若陈清平不另投名师,也不会有此杰出之成就。现将陈清平和陈有本的拳艺相比,清平所培训之弟子如武禹襄、和兆元、李景颜均有所创新,创建武式太极拳、和式拳架、忽雷架等,名垂拳史。陈有本之其他门徒则默默无闻。相比之下可以断言,陈清平的拳艺高于陈有本。其所以获得较高的造诣,必有高人为师。据陈子明(陈鑫之弟子)所著《陈氏世传太极拳》(1932年)中说:“陈清平为陈有本、张彦之门徒,得太极拳理,赵堡镇一系皆其所传,广平武禹襄……往赵堡请益于清平,其名之盛如是。弟子中以李景延为最。”陈子明的记述比其师陈鑫稍为客观,承认张彦传陈清平之史实,也承认李景延从学陈清平的史实。而陈鑫之记述,则不提陈清平传李景延,只提其先向陈有本短暂学艺之事。可见其记述是为了宣扬陈家的成就,而不是反映陈清平别有其他师承的事实。一个拳师或学者,从几个师父、导师学艺是常有的事。其中的几个老师必有一主要者,称业师。弟子的成才,功绩应以业师为主。举一例说,某人在中学时受某老师栽培,后进人大学,成了博士,在事业中又独创某—学派。其所创的学派,论其师承之功绩,应以博士生之导师为主,中学的老师虽也有恩于其生,但创建学派之功,绝不应归于中学之老师。道理一样,陈清平在赵堡弘扬太极,培养出一批名师,其功绩应属于张彦这位业师之传授。其所传授的拳架非陈有本所创之陈式新架,而是赵堡的传统拳架。目前赵堡门人公认的拳架,是邢喜怀传下的代理架、领落架、腾揶架,陈清平传和兆元以代理架为主,传张应昌以领落架为擅长,李景颜则以腾挪架冠其首。这些拳架既是赵堡的传统拳架,故陈清平应属于赵堡派的第七代掌门人,而不是陈式太极拳的传人。把陈清平作为第—代的赵堡掌门,兼并赵堡派为陈氏拳的分支,是不符史实,不合情理的。

二、陈清平以前,赵堡有六代传人的拳史
赵堡拳派的传人宗谱,据各支传人所持史料,均一致记述为:蒋发为第一代,依次为邢喜怀、张楚臣、陈敬伯、张宗禹、张彦这六代。这些人物是否有史可查,证实确有其人呢?若能证实,则顾留馨、陈正雷之说应该否定。若不能证实,或反证赵堡所述纯属虚构,则顾留馨、陈正雷之说可以成立。判断是非的标准,就是对这六代传人的肯定与否定。不能各说各的,是非不分。现分别按史料证明这六代人的客观存在。

1、蒋发。此人陈家沟已有充分史料证明其晚年投靠陈王廷为仆为友,而杨禄禅生前曾据陈沟前辈的传说,向其弟子转述过:这位陈沟的蒋发,少时曾拜王宗岳为师(据《北平实报》1934年《王矫宇访问记》中王矫宇亲聆杨禄禅之口述)。而据宦大海所存的赵堡传人史料,记有蒋发的后半生“际遇事败,隐人陈沟,匿名为仆,收弟子邢喜怀、陈王廷”等语。两边的史料吻合,证明蒋发确为赵堡派的第一代宗师。

2、邢喜怀及张楚臣二人。除已有的赵堡拳谱为一份证据外,最新发现的雍正六年赵堡第四代传人王柏青传下的残谱(见《武当》1998年第8期王震川、谭大江文),王柏青序中自称其习艺于张楚臣,已有四十余年。其所编的《太极秘术》的拳谱中有邢喜怀著《太极拳道》、《太极拳说》两篇,及张楚臣著《太极拳秘传》一篇。证实太极拳史上实有其人。王海洲、严翰秀调查过赵堡早期传人的后代,也有资料证实邢喜怀等人的客观存在。在《武当》1999年第1期中记述:“邢喜怀的后代,至今居住在赵堡村第五中队。据今年74岁的邢元纯接受访问时说:‘邢喜怀是祖上的第四代,我这一代已是十七世了。先祖邢喜怀是跟西水人蒋发学拳的。以后传给张楚臣。我家一直保存先祖留下的家谱,拳谱,但在‘文革’中销毁掉了。现在还留有邢喜怀使用过的春秋大刀,刀头重30多斤,是桑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