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武术万维网-传统武术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090|回复: 82

ZT 印诚功法北美总会会长张云印象(太极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28 23: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17-2-28 23: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印诚功法北美总会会长张云印象(太极拳)

精思妙悟书剑一肩
——张云印象
/赵江峰

第一次见到张云先生,是在通往西山林语的路上,道左相逢,张云先生笑容温和,略显吃力地从空间有限的车中伸出手来寒暄,当时的第一印象,觉得与其认为他是一位太极拳家,还不如说是一位彬彬有礼,带着些许艺术家气质的学者更合适。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位谦谦君子,年轻的时候是一位满脸虬髯威风堂堂的猛人,由此,也可略微窥见一些太极拳让人脱胎换骨,转化气质的非凡功效。但在接下来的访谈中,随着交流的逐步深入,张云开始展示了豪放爽朗的另一面,尤其在谈论起自己钟爱的太极拳,追忆起青少年时代学艺的趣事之时,也会脱略形迹,开怀大笑,质朴纯粹如幼童。

求艺京华


张云出身书香门第,却自幼好武。他觉得这是受了父亲和祖父的影响。他的父亲喜欢看武侠小说,他的祖父则会给小张云讲三国、水浒的故事。常年熏陶下,张云幼小的心灵中满是对英雄好汉的崇拜,对高强武艺的憧憬,希望也能学一身行侠仗义的好本领。张云成长的年代,正值文革时期,很少有人公开传授传统武术,因此,他习武的愿望自然很难顺利实现。张云和他的小伙伴儿曾经跑遍了北京的公园寻师访友,大部分时间都一无所获,就算偶然碰上练武术的人,也是一再推托,不肯传授。虽然屡屡求师未果,但是张云也从未就此放弃。找不到老师就自学,抱着书本,自学了青年长拳等套路,虽然离真功夫还差着十万八千里,但对于一个爱武成痴的人而言,学习过程的本身,就已经是人生快乐事了。


都说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也许机会也同样垂青不肯放弃的人。1973年,张云等到了自己的师缘。当时,他正在上高中。有一次到郊区公社参加劳动的时候,遇到了日后的大师兄张德山。当然,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他这个城里来的孩子还是很被观察考验了几个月后才得以正式跟着大师兄学习中国式摔跤。为了能增加更多的实战经验,增长见识,他又带着张云去见他的师弟赵泽仁。第一次见面的情景,让张云记忆犹新,他回忆说,见面后,赵泽仁就狠狠地摔了他一跤。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是从这一跤开始,他从此多了一位在武学路上不离不弃的好师兄。而他的学武生涯也出现了巨大的转折。师兄赵泽仁除了传授他摔跤,还引荐他从李树森学习白猿通背拳。1975年,又带他拜武学大师王培生先生的掌门大弟子骆舒焕先生为师学习太极拳。那时候的张云对太极拳还一无所知,他的父亲读过宫白羽的《太极杨舍命偷拳》,告诉他太极拳是一门很厉害的拳术,并非表面看起来慢吞吞的样子。所以,张云就欢欢喜喜地随师兄在1975年的春节正式拜在骆舒焕先生的门下,成为吴氏太极拳的第六代门人。由于当时还在文革期间,没有传统拜师仪式,后于1984年补办仪式。


在正式成为太极门人之前,张云已随赵泽仁练过了抻筋拔骨十三式等基本功。因此,当骆舒焕考校他的基本功后,很是满意。所以,张云直接就进入了盘架子阶段,学习老架八十三式。本来学太极拳架子是个费时费力,旷日持久的活儿,张云学拳架几乎是一气呵成,骆老师在前面教,张云在后面学,一看就会,基本不用老师改架子,干脆利落地学完了老架八十三式。推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在师兄赵泽仁的帮助下,基本功扎实的缘故;另一方面,大约就是所谓的天分了。天分虽说很难量化,很有些虚无缥缈,但没有天分,太极拳还真就学不出来。不过,张云并未满足于学好架子,他善于独立思考,个性中有喜欢刨根问题的一面,除了具体的技术,他更喜欢理论方面的探讨,而且绝不妥协,就算是对上自己的师父骆舒焕和师爷王培生也是如此。很有几分我爱我师,我更爱真理的风采。这样的结果就是,他后来跟师爷学功夫的时候,没少吃苦头。师爷总是用实际的行动,来帮他理解某些急切之间难以用语言表达清楚的问题。有的时候争论不下,骆老师气急之余,甚至要用旱烟锅揍他。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师徒相得。骆舒焕先生是老大学生,学养深厚,胸怀宽广,眼光远大,深知自身功夫尚未臻上乘,比起自己的老师王培生来,还有很大的不足。他曾经和张云说:你师爷的功夫胜我百倍。为了使自己的弟子们在武学路上走得更远,也是因为身体状况不佳的缘故,骆舒焕出面请师父王培生亲自教导赵泽仁、张云、鲁胜利、谷云师兄弟四人,他还叮嘱他们说你们师爷的东西太多,你们要抓紧时间抢救!从那以后,张云就开始两头跑,跟着师父和师爷学功夫。1979年,王培生退休回到北京,重新竖起了印诚门武学的大旗。在后来的十年里,张云在北工大读大学、研究生、留校任教,时间相对充裕,就跑得更勤,每周总能跟师爷学上两三回,有很长一段时间,每周二还能到王师爷的家里一次去学上一整天。王培生在京城讲课,他也尽可能地赶去听,有了心得后,就去和师兄赵泽仁一起研习。日子就在看似单调的学习过程中如水一般流过,在师爷和师父的悉心点拨下,张云的功夫也在不断地积累,但还缺乏一个契机来豁然贯通。当时间的脚步坚定地迈进到1982年的时候,突破的契机悄然来临了。那一年,王培生在北京城南办讲座,张云照例跑去听讲,大约是真积力久使然,忽然就有了融会贯通的感觉,并且很快就得到了现实的验证:张云在同门的切磋交流中,连胜了自己的一位师叔7次。这场比试给双方带来了深刻的影响。


试手后的第二天,当张云到自己的师叔家中拜访时,师叔的夫人很惊讶地问他们:你们昨儿干什么了?你师叔回来一夜没睡,就琢磨这事儿了!其实也不难理解,被一个一直是当小孩子看待的晚辈完胜七次,对任何一个习武多年的人来说,都是要认真反思的。对于张云来说,通过这次比试,他完成了从量变到质变的转换,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从此迈入了懂劲高手的行列。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从此懂了太极拳。对此骆师父看得很清楚,他在1984年拜师会前说:泽仁、张云的手已超过我。你们以后要为门里多出力。王师爷说:他们这几个人已经懂劲了,现在跟他们推手也有意思了。


北美事功


19891月,怀着在计算机领域里继续深造的愿望,张云前往美国留学。展开了一段崭新又漫长的异国岁月。他这一去,就是近半个甲子,正应了客里如家家似寄那句古诗的描述。虽然做了快三十年的异乡异客,但他的生活经历其实很平淡,相对精彩的,是太极生涯。在到美国之前,张云就已经有资格开门收徒,但只有一个弟子,真正收获了桃李芬芳,还是在大洋的彼岸。就如同大部分留学海外的学子们一样,张云先是在里诺市(Reno)读书并工作了五年。他刚到里诺不久,收了第一个洋弟子StriderClarkStrider酷爱武术,而且是真正的武艺高强之辈,第一次见到张云时并未觉得有什么了不起,但交手之后,屡屡被张云放出,真正见识了太极拳化引拿发的威力,心悦诚服,拜入张云门下。


张云在美国的太极生涯也就从此开启。5年之后,他的太太在普林斯顿大学得到了一份职位,他也就跟着搬到了新泽西。就在他觉得人生地不熟的时候,有人建议他到当地的基督教女青年会去看看,据张云后来的观察,这个机构更像是一个俱乐部。也是机缘巧合,当时青年会正好想开太极拳课,却找不到太极拳老师。双方各取所需,皆大欢喜。他在普林斯顿培养的一批学生,在他离开后的二十年里,一直坚持练习,并且每年都邀请他回去做几次讲座。再后来,他太太又去了匹兹堡大学,他也就迁徙到了匹兹堡,在匹兹堡大学谋得一份差事后,就心安理得地住了下来,一直到现在。工作之余,同时在匹兹堡大学、卡内基梅隆大学、以及他的一名弟子的武馆中传授太极拳、械。


透过这些简单地描述可以看出,相对于简单平淡的职业生涯,张云的太极生活其实要精彩得多。渐渐地,张云开始有了名气,受人邀请,出外讲学。起初,仅仅是美国国内的一些城市,慢慢地,影响力就延伸到了欧洲和大洋洲,先后应邀到希腊、澳大利亚、乌克兰等国家传授太极拳术,有时候,因为假期安排和旅途劳顿的缘故,弟子Strider和克雷顿也会替他前往。近年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出于健康方面的考虑,他的夫人不太同意他过度频繁地外出讲座。因为张云的讲座向来是口传身授,接受听众和学员的现场挑战,而非仅仅坐在讲台上示意。他自己也深感在讲解的同时,还要同步实地演示,简直比和人摸手对抗更伤气。因此,就慢慢减少了讲学的次数。在课徒授业之余,张云还为美国的武术杂志撰稿,用深入浅出、形象生动的文字,阐发太极、形意、八卦等内家拳术的奥义。同时,还致力于太极拳的图书写作,近年来,则更是将主要的精力都倾注到著书上。


他的第一本书是《太极剑》,得到了出版商的盛赞,认为是一本classic的著作。这本书是在写成后才寻求出版的,而非如美国出版界的惯例,有了选题,写出样章,和出版商签订合同之后才正式动笔完稿。他的这种做法着实让出版商吃了一惊。这本书第一版印了五千册,曾经被网上评为最好的英文太极著作第二名。张云为人淡泊,写作基本上是因为爱好,很少会考虑金钱方面的问题。多年来,张云笔耕不辍,到现在已经出版了四部专著,尤其最近出版的有关太极拳理论研究的《太极拳谱》一书,这本八百页的专著,更是倾注了十数年的心血,以太极拳术为经,以相关的中国传统文化为纬,将太极拳的经典理论和文献完整收录,详加注释,不故弄玄虚,也不拾人牙慧,用明白如话,通俗易懂的语言,表达自己多年对太极的理解和心得,是一部难得的太极文化著作,不仅对西方人了解太极拳和中国文化大有裨益,就算对很多想学好太极拳的技术和理论的中国人而言,也极具参考价值。很多人认为,这本书在英文太极拳著作中,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张云还根据师爷王培生的意愿,推动成立了印诚功法研究会北美总会,他的美国弟子们也在美国和欧洲的不同城市成立了分会,并建立了统一的网站,介绍王培生先生传授的内家武学,多有真知灼见。张云还促成了王培生师爷于1993年、赵泽仁师兄于2016年赴美讲学,对推广传统太极拳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表面上看,张云在美国的生活平淡无奇,少有赫赫事功。可仔细想来,他所做的一切,尤其是在推广传播以吴氏太极拳为核心的印诚功法体系方面,却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种下了深厚根基,就如同他的拳术一般柔和绵密,无懈可击,开创出一番大好局面。


铸剑江南


采访张云的那一日,正赶上他和师兄赵泽仁从外面拍摄太极拳和器械的照片归来,随身就带着刀、剑。记者试着接过来一把宝剑,手感极沉重,几乎要拿不住。待得拔剑出鞘,更觉寒光闪闪,锋芒摄人心魄,与平素武术表演和公园健身所用的铁片剑截然不同。如果放在冷兵器时代,定然是克敌制胜的利器。之后,听张云介绍,才知道这些刀剑都是在浙江龙泉定制的,用高碳钢或者花纹钢打造而成。张云进一步解释说,太极门里的兵器,要根据个人的条件按比例量身定制,对刀剑本身的硬度和重心都有严格要求。张云还特别指出,他所传承的太极刀法,包含有罕为人知的双手运刀技术,但又不同于日本的剑道和刀法,因此,对器械的要求也就更严格。他当初学艺时,也见过师门的一些器械,但是很粗糙,为张云所不取。


等到了美国后,他的学生曾问起兵器的情况,而且这些洋弟子多为身材高大之辈,使用市面上流行的铁片刀、剑并不合手。也是机缘巧合,张云的一个华裔美国学生从网上了解到浙江龙泉可以按用户要求打造兵器。于是,就由这位华裔学生居中联络,张云负责设计,委托龙泉的制造商铸剑。理论上,随着现代制作工艺和原材料的进步,制作冷兵器时代的刀剑并非难事。而且,如果从表面上,龙泉铸件厂制作的饰件、吞口等部件做工精良。可事实上,虽然张云事先已经根据师门的传授,绘制了图形,提供了详细的说明,但由于做刀剑的制造商自己没有真练过太极刀、太极剑,实际上也是门外汉,所以制作起来就一波三折,磕磕绊绊,遇到了调节重心等一系列的问题,很是费了一番力气才算做出了合乎要求的太极剑。之后,他们又请另一家龙泉的兵器制造商帮着打造了太极刀、通背刀和腰刀等器械。这一次的过程很顺利。这家制造商为了打入国际市场,还向张云请教,请他帮着出谋划策。张云很认真地回复了他们的请求,从技术标准、市场需求以及产品质量等方面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今年新年张云收到一份礼物,是一口新款样刀,各项指标都有很大改进。


张云设计的太极剑和太极刀,在注重实用性的同时,还有浓厚的文化色彩,仿效古人为刀剑命名,用草书或篆书写就铭刻于剑身、刀身之上。另一面上则是使用者的姓名。当然,这样的器械,价格也是不菲。古人曾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没有合乎技术标准的兵刃,其实就无从领悟前辈的技术精要,真正的技术内核和实战功能,也会逐渐失传,渐渐成为传说。而事实上,今日能够拎着合乎要求的真刀、真剑习练的武者是否还有很多,大约也要打个问号。至于既精通拳脚器械功夫,又懂兵器制造的大匠,又会有几人呢?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想为往圣继绝学,并非一个人光有决心和愿景就可以,还需要更多的专业知识,以及来自方方面面的配合,是一个系统工程。同时,更需要端正心态,虚心学习古人的智慧。需要耐心、热情和坚持不懈的努力钻研,方能有所成就。所以,张云按照古法打造兵器,看起来是一件小事,如果从一个更宏观的层面来看,对于今日的太极拳传承实有重大意义。

吐秀西山

张云天资聪颖,善于举一反三,这一点,曾经得到了师爷王培生的赞扬。如果从自学拳脚功夫的时间开始算起,他已经练了半个世纪的武术。因此,对于武术、特别是浸淫了半生的太极拳,他有非常独特的见解。记者有幸在赵泽仁先生西山林语的家中,分享了其中的一小部分精粹。在如何练好太极拳的问题上,因为门派和成长的背景不同,从来都是众说纷纭,不过基本上对习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观点还是有共识的。而张云则认为,太极拳与其他练先天自然之能的武术不同,首先是一个懂不懂的问题,之后才有可能谈论好不好。练了十年八年不懂太极拳的大有人在,就算是练了一辈子也不懂的也不是没有。而且,他特别强调说,练太极拳一定要动脑子,靠傻练,就算练一万遍,也练不出太极拳高层次的功夫来。懂太极拳或者说懂劲懂阴阳,实际上是一个分水岭。懂了之后,练太极拳才不虞有失真之患,才可能越练越精。他形象地比喻学太极拳如攀断崖,刚开始时,手足无措,几乎无路可走,因为太极拳从一起步,就追求松柔圆活,追求用意不用力,待得了松柔后,再从中返出刚劲,这个过程完全背离了日常生活中的用力习惯,极难把握。但只要想方设法过了这一关,后面就是一片坦途。因此,学太极拳其实是先难后易,一定要有耐心,不要急于求成。为此,他又以自己精擅的形意拳为例证,进一步说明学拳的难易。形意拳是与太极拳、八卦掌齐名的三大内家拳之一,入门之时从刚劲着手,只要努力,进境极快,但形意拳的难关是从刚中求柔,从明劲入暗劲。在这个关口止步不前的不是少数,不知难倒了多少英雄汉。张云以自身的经历为例,说他自1982年懂劲之后,对于以前很多迷惑不解的地方就豁然开朗,并获得了自我修正的能力。所以,后来去了美国之后,可能功力上因为用功程度不够而有所后退,但是他的拳术却从来没走样。从自我修习的层面来说,每次师兄赵泽仁有了新的体悟和他分享,他总是能心领神会。懂了太极拳的另一桩好处,是拥有了不可撼动的武学自信心。虽然在美国见识了很多武术流派,其中也不乏设计精妙者,但张云从来都只是欣赏而已,并不觉得有学习的必要,因为鲜有能高明如太极拳者。这一点,也在实践中得到了印证。张云从不拒绝与人切磋比试,总能凭阴阳转换的太极之理从容应对。曾经有一位在法国学习了某种很厉害格斗术的老外,挑战张云,虽然招式千变万化,结果依然是屡战屡败,令其困惑不已。实际上,胜负的关键就是懂与不懂的问题,是先天自然之能遇上了进行过系统训练的、阴阳相济之劲力的必然结果。说起阴阳,张云特别强调,阴阳相济相生,不是对立的两极,而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这个观点,同古老的三十六计中瞒天过海的描述不谋而合: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对也许,理解了阴阳,就弄懂了太极,从此就入了内家之门。对于时下流行的站桩和内功,张云也语出惊人,主张练好拳架才是重中之重。他指出,如果得了正确的传授,太极的功夫一定能够从盘架子里出来。桩功实际上只起一个辅助作用,是在盘拳的过程中有了心得体会之后,用桩功来深化一下;至于内功,他也不觉得需要专门搞出一套来单练,因为内功的训练手段,本来就包含在练架子的过程里了。如果做不到这一步,很可能是传承不全,丢了东西。他还进一步指出说,从盘架子里得来的内功,是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这样运用在实战当中就会更加得心应手。

这次采访,还见证了赵泽仁和张云师兄弟二人近半个世纪的太极情。他们如今虽然天各一方,但从来没有中断过交流。每次重逢,没有虚情应酬,没有客套寒暄,只是实实在在地探讨、印证太极拳理拳法。现在他们正筹划将前辈的宝贵经验与他们自身的实践经验记述下来,希望能广惠后学。那是他们师兄弟关于太极的光荣与梦想。


54武魂·太极
















 楼主| 发表于 2017-2-28 23:27:26 | 显示全部楼层
bjxz 发表于 2017-2-28 23:19
印诚功法北美总会会长张云印象(太极拳)

精思妙悟书剑一肩

我自小管张云师傅叫哥,我所了解的除了书上读的,就多是听他们说的,当然他们说的不一定100%正确,但肯定不会故意忽悠我。他们自己觉得功夫很不错,我也不敢全信,毕竟一个老师见的人有限,不过他们的老师爷王培生从经历上看,肯定是够牛皮。我现在对拳理拳史有兴趣,所以我这个“好事之徒”在这里折腾,希望更多的人交往。




 楼主| 发表于 2017-2-28 23: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bjxz 发表于 2017-2-28 23:19
印诚功法北美总会会长张云印象(太极拳)

精思妙悟书剑一肩

具体练法我完全不懂,无法判断正误,但知道这里大概有些很得罪人的话,如


【对于时下流行的站桩和内功,张云也语出惊人,主张练好拳架才是重中之重。他指出,如果得了正确的传授,太极的功夫一定能够从盘架子里出来。桩功实际上只起一个辅助作用,是在盘拳的过程中有了心得体会之后,用桩功来深化一下;至于内功,他也不觉得需要专门搞出一套来单练,因为内功的训练手段,本来就包含在练架子的过程里了。如果做不到这一步,很可能是传承不全,丢了东西。他还进一步指出说,从盘架子里得来的内功,是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这样运用在实战当中就会更加得心应手。】

点评

桩功和架子都能出  发表于 2017-3-2 02:08
明理了,走路都长功夫。这段没什么好疑问的。  发表于 2017-3-1 20:34
 楼主| 发表于 2017-2-28 23:32:45 | 显示全部楼层
bjxz 发表于 2017-2-28 23:30
具体练法我完全不懂,无法判断正误,但知道这里大概有些很得罪人的话,如

再如:
【形意拳是与太极拳、八卦掌齐名的三大内家拳之一,入门之时从刚劲着手,只要努力,进境极快,但形意拳的难关是从刚中求柔,从明劲入暗劲。在这个关口止步不前的不是少数,不知难倒了多少英雄汉。】


这个读上去没啥问题,但私下的话就褒贬比较多了。

点评

太极能练到能用的,感觉比形意练出暗劲只难不易。  发表于 2017-3-1 20:36
 楼主| 发表于 2017-3-1 22:5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jxz 于 2017-3-1 22:59 编辑
bjxz 发表于 2017-2-28 23:32
再如:
【形意拳是与太极拳、八卦掌齐名的三大内家拳之一,入门之时从刚劲着手,只要努力,进境极快,但形 ...

这个是当然的。
王培生
  • 形意拳是和布学宽的一个早期学生学的,
  • 尹氏八卦是和马贵学、
  • 程氏和直趟八卦是和刘德宽徒弟高克兴(许禹生体育学校教师、没别的资料)学的,好像还是和他师傅杨禹廷一起去学的,
  • “形意八卦”是和韩慕侠女婿换艺(我猜测),也可能确实拜了韩慕侠也许没有。

这几项这几个晚辈(王培生这些入门的学生)都继承下来了,但最后都还是练太极拳。更难练但是技击效果更强吧

(回楼上)

 楼主| 发表于 2017-3-1 23: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bjxz 发表于 2017-3-1 22:57
这个是当然的。
王培生

不知怎么回事,我现在上不了图,也无法点评
发表于 2017-3-2 00:31:56 | 显示全部楼层
bjxz 发表于 2017-3-1 22:57
这个是当然的。
王培生

真巧,我师父也提起过韩慕侠的女婿,说是他见过的形意拳最好的人,但名字记不住了,一般人也都没听过,这是我第二次看见有人提起此人。
发表于 2017-3-2 02: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bjxz 发表于 2017-2-28 23:32
再如:
【形意拳是与太极拳、八卦掌齐名的三大内家拳之一,入门之时从刚劲着手,只要努力,进境极快,但形 ...

我倒觉得太极比形意简单不少,形意到一个阶段很可能卡很久很久。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服务条款|手机版|武术万维网 ( 京ICP备140128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321  

GMT+8, 2017-9-22 12:31 , Processed in 0.210619 second(s), 6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