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武术万维网-传统武术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31|回复: 9

宋書銘事件的前前後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9 15:4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宋书铭事件”的前前后后   作者:刘习文
(原载《武魂》2010年第4期)

清朝末年,统治者将国运衰竭归咎于太平天国、义和团运动,禁止民间习武练拳。清亡,民国新立,社会贤达、有识之士碍于民风痿靡、积弱已久,试图增强国民体质,遂提倡武术。1912年11月,在蔡元培支持下,教育部专门司主事许禹生偕同赵鑫洲、吴鉴泉创办北京(平)体育研究社,邀聘名家郭志云、葛馨武、杨季子、纪子修、恒寿山等二十余人到研究社执教,研究武术理论与拳史、培养武术人材,旨在强民报国。众多的武林精英集聚一堂,破除门户壁垒,切磋技艺,开展、推广武术运动,实为我国武术史上前所未有的盛事。而发生在此时的耄耋老人宋书铭与纪子修、吴鉴泉等人的推手较技(以下称宋书铭事件),又轰动了北京武术界,影响深远迄今为拳界所乐道……

拙作《由“宋书铭”引发的思考》刊于《武魂》2008年第8期,旨在质疑顾留馨先生1964年所著《太极拳研究》对“宋拳”、“宋谱”的批判与否定;旨在论述“宋拳不是杨拳,也不是吴拳,而是在太极拳问世初期,与杨露禅、杨班候、杨健候传教的太极拳平行、并列的另一派系太极拳!杨传太极拳源自陈沟,宋传太极拳另有源头,实在是太极拳起源的难解之谜”;旨在说明“太极拳史的学术研究课题,不可能因“太极拳起源地挂牌陈家沟”而终结、停滞不前,而且,随着研究的深入,认识会不断的深化、提高、更新,从而产生质的飞跃……”未涉及宋书铭与杨健候、杨少候有无瓜葛,未涉及杨氏父子对“宋书铭事件”所持态度。于此,《武魂》编者(按语)道:

“此处有两个人不应该不提,一个是尚在的许禹生的老师杨健候,一个是许禹生、纪子修、吴鉴泉等人当时在北京(平)体育研究社的重要同事杨梦祥(少候)。不知许、纪、吴这些当时的杨门重要弟子以实际行动大力推崇宋时,杨健候、杨少候有什么反应,说过什么、做过什么没有?或是什么都没有说、没有做?

截止目前为止,编者所知有关宋书铭及其太极拳的资料,皆出于当事人许禹生先生之口或是其传人转录其师所述之文字,确凿是当时“第三者”亲眼目睹之旁证(坊间盛传“杨少候与宋书铭推手较技”一事,刘习文先生已撰文力辨其伪)始终未能见到。而且编者以为,在当时那种“轰动了北京武术界,宋书铭因而成了当时拳界的新闻人物……”的火爆形势下,靠教授太极拳吃饭,“学太极拳者,其师唯杨氏父子称是”的杨家,近在咫尺,对这一番由健候弟子许禹生、班候弟子纪子修、全佑之子吴鉴泉等“杨门太极拳巨匠”掀起的大动静竟然毫无反应,这于情于理不是太奇怪了吗?不知此中是否隐有不为世人所知的情节。望博学者,能提供相关比较靠谱的史料,以解编者之惑。”

受《武魂》编者(按语)的启发,笔者愿畅述所知、所闻,以解疑云。

据悉:1912年11月创立的北京(平)体育研究社,社址在北京西四北,社长由北京(平)市长兼任,以示政府重视;许禹生任常务副社长,主持日常社务;赵鑫洲任少林类总教习,吴鉴泉任太极类总教习;教习有郭志云、葛馨武、杨季子、耿诚信、纪子修、恒寿山、高克星、佟瑞甫等寄身于北京(平)的冀、鲁、豫、甘、陕等省的拳界名家20余人。成员名单中没有杨健候、杨少候的名子(笔者按:倘若成员中有杨健候、杨少候父子,太极类总教习是轮不上吴鉴泉的)。

民国初期,许禹生在北京拳界的特殊地位,使其与拳界同仁皆兄弟相称,惟对杨家礼仪有加。许禹生师从杨健候,与健候子少候、澄甫本属同辈,但由于许氏“亦从少候学”(陈微明语)与少候亦师亦友,所以许氏尊年长(自已)十七岁的少候为大先生,称年少(自已)四岁的澄甫为三先生。许创立北京(平)体育研究社必然征求杨氏父子的意见,但并未引起重视…直到1916年,许禹生成立“北京体育讲习所”作为“体育研究社的”的附属机构,得到蔡元培的支持,由教育部拔款于北京西单西斜街建址,通令各地选派学员来京学习的时候,杨少候、杨澄甫才应聘同孙禄堂、纪子修、吴鉴泉、刘彩臣、刘恩绶、姜殿臣、佟瑞甫、张忠元等到所执教。

“宋书铭事件”距今已九十六年,流光水逝,物是人非,那还能有什么“第三者亲眼目睹之旁证”。“宋书铭事件”前后,“近在咫尺”、“靠教授太极拳吃饭”的杨健候、杨少候、杨澄甫持何态度(“说过什么、做过什么没有?或是什么都没有说、没有做”)——要揭开这层雾纱,也只能回忆前辈所言,作合乎情理的推论,除此没有其他办法,至于审定真伪,则是专门家研究的课题了。

笔者学太极拳师从通州张虎臣(1898—1979)先生,上承杨少候、许禹生。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文革前笔者青少年时,常随吾师去一家(通州西顺城街独门独院)名叫白玉珍的长者家串门。这位白玉珍,长吾师十多岁,耄耋之年仍健如青壮,据说少年时曾觐见过西太后,民国时为美孚石油公司卖办,在通州开有商号“福丰裕”,人称“煤油白”,抗战胜利后,曾为商会代表出访过美国,到东北接收过日伪企业,其经历富有传奇色彩。白玉珍亦是武林中人,精八仙、太极,与我师关系至密,师命我称其为“白大爷”。这位白大爷常与吾师推手、粘杆,有时亦施技嬉戏于我…待到面红耳热,清茶一杯与吾师便是一顿海聊,为人极其豪放,(青少年时的我在一旁听得两眼发直)于是,一件件武林往事(或轶事)飞进了我的耳朵——

宋书铭,约生于1840年,河北保定人,幼承家教文武双修,精通易理,清末以诗词闻名于世,受到直隶总督袁世凯的赏识(时间当为1905年前后)。不久,袁世凯调任京师军机大臣、外务部尚书,慈禧死,摄政王载沣罢其官…1911年辛亥革命时,袁世凯复出任内阁总理大臣,宋书铭入其幕府,作袁的“机要秘书”,历经袁窃取民国总统、宋教仁被刺、日本提出企图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袁世凯称帝、护国战争等历史事件,直到1916年袁宣布去消帝制后忧惧而死。

宋书铭是个文人政客,自然愿意结交(1912年)刚从国外归来出任教育总(部)长的(前清进士)蔡无培,此时恰逢教育部主事许禹生请示、酝酿创办北京(平)体育研究社之际,于是宋、许两个精通易理的太极拳家便自然地走在了一起,由相互钦慕,切磋技艺许被折服以师礼待之,遂为忘年交(笔者按:时年宋书铭72岁,许禹生33岁)。此事许禹生1921所著《太极拳势图解》写的清清楚楚:“有宋书铭者,自云宋远桥后,久客项城幕,精易理,善太极拳术,颇有所发明,与余素善。”

宋书铭“为清季词林巨子(引自王新武《太极拳法阐宗》)”,作过袁世凯幕宾,在清末民初,称得上是个大知识分子,但在武术界没有名气,露禅、班候、健候父子,不一定认识宋、知道宋;但同为直隶(河北)人,(在某一时期)同居京师,混迹政界、精通太极拳技的宋书铭,却不可能不知道早已杨名天下的杨氏父子(笔者按:民国初年,露禅、班候早已亡故,杨家在京教拳者祗有健候及其子少候、澄甫)。

许禹生与宋书铭的交往中,学习宋拳,得到“宋谱”,此情必然反馈到杨氏父子和“体育研究社,引起波澜——只不过杨氏父子的波澜不惊,体育研究社的波澜汹涌澎湃而已。  

此时(1912年)的杨家在京师传拳已半个多世纪,露禅、班候早已仙逝,健候73岁、少候50岁、澄甫29岁,杨氏太极拳史早已从“露禅闯天下、班候打天下”进入“健候养天下”时期,不但拳路风格起了变化,就连处事待人也不同于“闯天下、打天下”时的风风火火,而是宁事息人、以和为贵。健候久居京师,接交社会上层见多识广,深谙官埸黑幕“民不与官斗”;历经桑苍,目睹过义和团大刀长矛、大清马队在洋枪洋炮前是如何的不堪一击,惊诧火器时代的来临…处世老道的健候,面对“宋拳”、“宋谱的”的出现,应该是种什么心态呢?笔者以为,既不能装聋作傻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也绝不会允许50岁的少候以任何形式向袁大总统的秘书、72岁的宋书铭“宣战”;更何况少候虽然性烈、霸强护弱,喜抱打不平,但绝不是惹事闯祸、不明是非之人;再者讲,宋书铭也没什么得罪或威胁到杨家生计之处。因此,上上之策就是“以静制动”“静观其(宋书铭)变”,“顺势借力”“以变对变”。且“宋谱”上明明写着宋书铭的远祖宋远桥也是武当张三丰的弟子,既为同门同道,即当以礼待之,而不能鲁莽行事…以致后来的杨氏传人著述中,多附录“宋谱”歌诀如《授秘歌》、《八字歌》、《心会论》、《十六关要论》等,笔者以为这与杨氏视宋书铭为同门一脉不无关系。(笔者按:此为杨氏父子的态度。)

许禹生惊叹宋书铭武技精深,引起北京(平)体育研究社同仁,特别是社中杨门弟子的啧啧声,不服气者首推纪子修(1845—1922)。纪子修,名德,字子修,从刘士俊学岳氏散手,从杨露禅学太极拳(笔者按:引自王新午《太极拳法阐宗》),能卧地以臂挡重车轮,人送绰号“纪铁臂”,据悉年轻时戍边曾比武技折沙俄军官享誉边陲。此时的纪子修年已67岁,豪爽之气不减当年,牵拉着吴鉴泉,极力撺掇许禹生与宋书铭商榷“一试高低”。许禹生无奈诉之宋,宋应允相约后,许禹生方携纪子修、吴鉴泉,吴又领着全佑弟子、同门师兄弟刘恩绶、刘彩臣等一起造访、请教于宋书铭…于是,太极拳史就添加了一段“宋书铭事件”的佳话(略)。(笔者按:此为北平体育研究社杨门弟子态度。)

宋书铭拳技绝伦,纪子修、吴鉴泉等被折服,钦佩之至,磕头请为弟子,宋书铭对其约法“不许传人,不许说是他教的…”于是,除纪子修不受律条制约独自退出外,其余皆师事宋,学练宋拳三世七(又称长拳、三十七势)。宋书铭教拳不显山露水、低调作人,所为者何?愚意以为这是封建社会的文人政客、官宦权贵,视士途、名节为性命,以教拳课徒为羞耻所致(这也是武禹襄、李亦畲不以教拳为业的原因所在)…宋追随袁世凯竭尽心力,1916年袁世凯的死,意味着宋的政治抱负彻底破灭,年已76岁的宋书铭,顿感精神崩溃不能久于人世,急思叶落归根、魂归故土,以至许禹生数次邀他到北京(平)体育研究社执教,皆坚辞不受,终归隐保定乡下作古。(笔者按:此为宋书铭的行为尺度及其结局。以致政局动荡形势下,宋与杨氏始终没有接触机会,给后人留下了颇多疑点。)

发生在民国初年的“宋书铭事件”不是子乌虚有的杜撰,而是真实存在的武林往事。许禹生、纪子修、吴鉴泉、刘恩绶、刘彩臣诸先辈的传人王新午、李先五、向恺然(笔名不肖生)、吴图南等人的生前著述中,均有记载。其中以王新午(1890—1964)1927年所作《太极拳法阐宗》记述最为详尽,但文中没有涉及“许、纪、吴这些当时的杨门重要弟子以实际行动大力推崇宋时,杨健候、杨少候有什么反应,说过什么、做过什么没有?或是什么都没有说、没有做?”斯时,“宋书铭事件”刚过15年,事件的当事人、知情者乃至杨少候、杨澄甫等人大多健在,若果真有过“杨少候凌空劲技折宋书铭”,杨门四世弟子王新午等是断不会忘记大书、特书的。道理很简单,新午先生该写的都写了,且斯人皆知:没有的事,如何去画蛇添足。深为惋惜的是王新武所言“宋氏(书铭)在清季为词林巨子,所著内功原道明理诸篇,已播于世,允为杰作”,笔者却从未见过,想来“播于世”,不一定刊于世,兴许从未印刷过…(笔者按:王新午1927年所著《太极拳法阐宗》原在陕西出版,个别章节曾载许禹生主办的《体育》月刊,抗战期间又重新修定、补充,1942年在西安出版时名曰《太极拳阐宗》)。

上述“宋书铭事件”前后,有关各方(宋书铭、杨健候、杨少候、许禹生、纪子修、吴鉴泉等)的心态及其行为表现分析如上。所不知者,不敢妄议。

1937年春,徐震先生对“宋拳”、“宋谱”的质疑,作为学术研究并未造成大的影响…只到1964年,顾留馨先生所著《太极拳研究》出版后,三易其版七次印刷,发行量高达三万余册,顾氏“太极拳为陈王廷所创”、“宋拳、宋谱为宋书铭伪作(造)”的观点,事实上被当时的官方所认定,始掀起大波……

太极拳源流,各执异见、争鸣不已;太极拳史中的人物、事件,亦扑朔迷离,颇具传奇色彩。似这等学术研究、文化遗产又夹杂宗教、信仰色彩的课题,由于缺乏详尽史料,说不清、理还乱,需探讨、论证的难点、疑点甚多,在学术界、文化界、宗教界、武术界、太极拳界未达共识前,既然名为(太极拳)“研究”,就不能以一家之见堵塞言路,为此,笔者作文《由宋书铭引起的思考》予以评述,今又作《宋书铭事件的前前后后》补漏解惑,继续为“宋拳”、“宋谱”鸣冤,以祈对太极拳史的研究尽些微薄之力。
http://alex1970.blog.sohu.com/

鐵冰心註:
旧調重彈...
近日闷极无聊、试演练了一下廿四式...
自以为流水行云而自我感觉良好...
然后想重温小时所学之所謂「老架」...
忽若有所失、竟忘了一大半...

思前想后、重学不如学有点意思的「三世七」...
搜了一下 youtube 只有似是而非的「龙门太极三世七」...
「唐代徽州許宣平太極拳三十七式」似乎也与「宋譜」所说不符...

现求有关「宋譜三世七」演练视频...
請各大俠不吝赐教...
謝謝...





发表于 2017-5-19 16: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啊,当时民族危机啊
 楼主| 发表于 2017-5-19 16: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宋书铭和他的宋氏太极拳
作者: 朱国宏 译者:韦海盈,

2007年10月,我同太极拳、气功界的朋友到中国旅游,游览了浙江杭州西湖、湖南张家界,四川黄龙和九寨沟等风景名胜。行程的最后一站是广西南宁市,顺路拜访了(正在那里传拳的)刘习文先生。刘先生是当代杨少侯拳系的太极拳名家之一。
      在与刘先生的交谈中,我提到曾在(美国)《太极》杂志总31期第4期看过关于宋书铭和杨少侯交手的文章,以及该杂志总31期第3期Alex Yeo 访谈 Sim Pooh Ho 时,所提到的宋书铭。向刘习文先生请教。
      刘先生说,他从未听说过(张虎臣老师讲过)宋书铭和杨少侯交手的事情,认为宋书铭与杨少候年龄相差过大,比武较技不大可能(按:此事将作专题论述)。刘先生说,他曾写过有关宋书铭的文章,刊载在《武魂》2006年第11期和《武当》2007年第9期
      今将刘习文先生所谈宋书铭及宋氏太极拳的情况进行整理,寄予(美)《太极》杂志,请祈发表以飨同好。

1. 关于宋书铭
      1958年我15岁的时候,学拳技于北京张虎臣老师。当时只是把精力放在拳技上,对太极拳的历史不感兴趣,甚至不知道太极拳有陈、杨、吴、武、孙等拳式及大、中、小架流派。随着年龄的增长,渐知我师(指张虎臣前辈,下同)拳技从学于杨少侯、杨澄甫、许禹生,以及王宗岳拳论等太极拳方面的知识。
      1960年暑假,我师给我几期许禹生主编的《体育》杂志和两个手抄本,命我认真阅读。记得一本是陈微明的《太极答问》,另一本是《内家后天第一功集要》。《体育》杂志毁于文革,手抄本为我抄存,保留至今。这里我谈的是《内家后天第一功集要》手抄本中的一些细节。
     《内家后天第一功集要》中有一篇(明代)宋远桥写的文章,文章的题目叫作《宋氏家传太极功源流支派论》,内容涉及太极拳的起源、传承、名目、拳论,以及十不传、四大忌、三小忌等。
      我是个中学教师,学拳、练拳、教拳,业余爱好而已。退休后始有闲心触及到太极拳史及理论方面的问题,才知道中学时代抄录的《宋氏家传太极功源流支派论》,就是顾留馨先生在《太极拳研究》中提到的宋谱。顾氏在书中写道:
     考宋书铭所练太极拳,实以杨式为基础,改成三十七个单练的式,任意错综连贯,确为颇有所发明,托名传自唐许宣平,传之宋远桥,以自神其术。所传抄拳谱,绝不类唐人文辞,开合鼓荡,乃武禹襄、李亦畲拳论中语,疑为宋书铭自著,托始于唐人。宋书铭不知陈式太极拳另有长拳一百八势一路,故以自造之单式连贯练法为长拳。至于拉扯唐人为远祖,亦为无聊。所谓精易理的幕客,好弄玄虚,初非偶然。刘彩臣先生学生李先五著有《太极拳》,可参考宋书铭的拳姿。
      顾氏对宋(书铭)式太极拳、宋谱的否定与批判,让我联想起当年张虎臣老师谈过的,有关许禹生和宋书铭的一些往事:
      清末遗老宋书铭,自称是明代(武术家)宋远桥的后裔,藏有署名宋远桥所著《宋氏家传太极功源流支派论》,民国初年曾为袁世凯的幕宾,做文案工作,相当于元首的机要秘书。宋精通诗词、易经和太极拳,和任职教育部主事的许禹生,有着共同的嗜好,遂为忘年交(按:民国初年宋书铭72岁,许禹生33岁)。1912年许禹生创办北平体育研究社;袁世凯执政是19121916年;宋与许的交往,约在19121917年前后。
      同为太极拳人,难免技痒切磋武艺。我师言宋书铭功夫了得,许禹生根本不是对手。许性谦,虽为体育研究社领导,还是和属下教员纪德(子修)、吴鉴泉、刘彩臣、刘恩绶等,讲述了和宋推手较技之事。年过六旬、性情庚直好动的纪德(子修)第一个不服气,于是撺掇着许禹生,伙同吴鉴泉、刘彩臣等五六人,一起造访宋书铭。待到和宋一接触,方知古稀之年的宋书铭身手不凡、武技高深莫测,沾接瞬间,纪吴等人无不跌出丈外,于是钦佩之至,磕头请为弟子。这就是1921年许禹生在《太极拳势图解》书中所写:有宋书铭者,自云宋远桥后,久客项城(指袁世凯,袁为河南项城人)幕,精易理,善太极拳术,颇有所发明,与余素善,日夕过从,获益非浅,本社教员纪子修、吴鉴泉、刘恩绶、刘彩臣、姜殿臣等,多授业焉的来由。
   
我师张虎臣先生生于1898年,1919-1930年先后在北平体育研究社、讲习所、行健会、国术馆,追随许禹生达11年之久,他所说的上述情况,应该是真实可信的。我师还说,许禹生、纪德(子修)、吴鉴泉等,都是当时的拳界巨子。特别是纪德(子修),是凌山的挚友,而凌山是杨露禅、杨班侯三个最优秀的弟子之一。纪德直接或间接得其传授,功夫精深能以膊挡重车,人送绰号纪铁膊。和宋书铭推手,连纪德(子修)、吴鉴泉都输了!此事轰动了北京的武术界,成为当时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但这个宋书铭亦是个异常怪僻之人,和叩头的弟子约定不许传人.1915年前后,袁世凯复辟帝制,政局动荡,许禹生因宋书铭身怀绝技,多次聘请他到北平体育研究社执教,宋皆坚辞不受。袁世凯死,宋归隐河北乡下,不知所终,所藏拳谱《宋氏家传太极功源流支派论》,为许禹生、吴鉴泉等传抄,遂流行于拳界上层,被太极拳练家奉为至宝,
      我学拳、练拳、教拳已半个世纪,少年时代接触,不乏六七十岁的武林前辈,按理讲应该知道更多的拳界往事,如我师张虎臣先生师从许禹生、杨少侯、杨澄甫的许多细节;和宋书铭试技,许禹生为什么不请杨少候一同前往(按:杨少候当时也在体育研究社执教)等等。奈何无知孩童,缺乏成人认知能力和思维方式,待到年长思想成熟,政治风暴骤起,我家落难文革,平反回北京时,恩师已经作古,以致所有悬念皆成泡影,令人追悔莫及。
      顾留馨先生于1908年,1928年前在上海读书,没见过宋书铭,也没见过宋拳是个什么样子,考(证)宋书铭所练太极拳所下的结论,拳界反响强烈,褒眨不一!反言之,许禹生、纪德(子修)、吴鉴泉等,拳技造诣要高得多,况且许禹生的老师杨露禅之子杨健候(18391917)斯时尚在世,难道杨健候、许禹生的太极拳水平,还分辨不出宋拳、宋谱,是不是盗名欺世的冒牌货?因此,顾氏对宋拳、宋谱的否定与批判,越发使人迷惘难解
     实事求是地讲,就太极拳技艺而言,宋书铭是个有功、乃至作出了贡献的人物。宋的三十七势太极拳和推手技法传给了许禹生、吴鉴泉、刘彩臣、刘恩绶等。许禹生又传王新午、(我师)张虎臣;吴鉴泉又传吴图南;刘彩臣又传李先五;刘恩绶又传向恺然。所不知者,遗漏尚多。个人认为宋(书铭)式太极拳是太极拳初期与杨式太极拳并列存在的另一派系太极拳,这实在是太极拳起源的难解之谜。在太极拳的发展过程中,宋拳既独立存在,又互融于杨、吴式太极拳。另外,我们今天能见到《心会论》、《周身大用论》、《功用歌》、《授密歌》、《观经悟会法》、《四性归源歌》等高深的太极拳理论,也实在应该感谢这位宋(书铭)老前辈。

2.    宋氏太极拳
顾留馨先生所著《太极拳研究》认为:宋书铭所练太极拳实以杨氏为基础。改为三十七个单练的势,任意错综连贯;亦有研究吴氏太极拳的方家认为吴氏太极拳源于宋氏太极拳。对此,我有不同的看法
     
A.   宋氏太极拳不是杨氏太极拳
  据宋谱所载,(宋书铭所练)太极拳取人有三世(天前、地后、人今)拳分七品(门外、入门、阶及、当堂、入室、开窍、神化)之意,称作三世七。拳势名称(略),共计四十三手,去掉四正、四隅,九宫步、七星八步、双鞭、双摆莲六势,所余三十七势据宋谱所载,是唐代一个名叫许宣平的人所传。许宣平所传三十七势是单势练法,功成后三十七势可以任意联结,相继不断,滔滔无间,故又名长拳,总名太极拳三十七势。
      宋书铭所练太极拳的拳姿定势、拳架要求、拳法功理,于志钧先生《中国传统武术史》记述甚详。于志钧先生是太极拳名家吴图南的高足。
      将宋拳三世七与杨式太极拳的拳势名称、拳姿定势、拳架要求,及拳法功理对照比较,两者大相径庭。因此,宋拳不是(不同于)杨拳。     
宋拳不是(不同于)杨拳,还可以从以下事实中分析判断: 纪德(1845-1922)字子修,据王新午《太极拳阐宗》所载,初从雄县李士俊学岳氏散手,继从(杨)露禅学太极拳,刚柔相济,自成一家,能卧地以臂挡重车轮,燕京号之曰铁臂纪。
吴鉴泉(1890-1942),幼从其父全佑学太极拳,拳架以柔化见长,如水赋形,推手则百炼钢化为绕指柔,创新独到,后成为吴式太极拳鼻祖。纪德(子修)、吴鉴泉在民国初期称得上是拳学大姥、武林巨子,同拳界名不见经传,且年过古稀的宋书铭推手较技,皆随其所指而跌,奔腾其腕下,莫能自持。其最妙者,宋氏一举手,辄顺其腕与肩,掷至后方寻丈以外(引自王新午《太极拳阐宗》),于是仰慕叩首请为弟子。此后,除纪德拒绝不许传人的戒律约束,独自退出外,吴鉴泉、刘恩绶、刘彩臣、姜殿臣等俱师从宋书铭学练三世七。由此可见,年龄和杨班候(1837 1892)、杨健候(1839-1917)相仿的宋书铭(约生于1840年前后),武技高深莫测,功夫当不在班候、健候之下。
      宋书铭精通词律,作过袁世凯的幕宾,在清末民初称得上是个大知识分子,但在武术界没有名气。露禅、班候、健候父子,不一定知道宋,但同为河北(直隶)人,(在某一时期)与杨氏父子同居京师、混迹政界并精通太极拳技的宋书铭,却不可能不知道(甚至见过)早已扬名天下的杨氏父子。如果说宋拳源于杨拳或宋拳就是杨拳,斯时尚在世的杨健候,以及精于杨拳的纪德(子修)、许禹生等,则不会不知道!纪子修、吴鉴泉等更不会对宋崇敬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以至更换门庭,磕头拜师去学改头换面,称作三世七的冒牌货!这就进一步证实了顾留馨先生《太极拳研究》考宋书铭所练太极拳,实以杨式为基础,改成三十七个单练的势,任意错综连贯的说辞,纯属无稽之谈。
      
B.宋氏太极拳不是吴氏太极拳
《武当》2006年第8期中,钟嘉波先生《吴氏太极拳源于宋氏太极拳》云:吴鉴泉、刘恩绶、刘彩臣均拜宋(书铭)为师,从学于宋。后来他们把传承的宋氏太极拳称为吴式太极拳。原因有二:第一,宋书铭有约,不许他们外传;第二,他们都是吴全佑的弟子因此,吴式太极拳主要是传承宋氏太极功。 我对这种说法持不同的观点。
      全佑所练太极拳从学于杨露禅,1921年许禹生所著《太极拳势图解》载此事甚详。许在书中写道:当露禅先生充旗营教师时,得其传者盖三人,万春、凌山、全佑是也。一刚劲,一善发人,一善柔化。或谓三人各得先生一体,有筋骨皮之分。旋从先生命,均拜班候先生门称弟子云。全佑等人本为旗营军官,从身份、地位上不能与同师学艺的王公贝勒平起平坐,所以屈尊降低辈份,拜露禅子班候为师,这既是封建社会等级制度所必须,亦是杨露禅为人精明之处。
      早期的太极拳没有什么派系之分。清咸丰、同治时,杨露禅献技北京,世人方知有太极拳之名。吴鉴泉、刘恩绶、刘彩臣等人从全佑学太极拳,而全佑的太极拳又师从杨露禅、杨班候。这样的传承顺序,说明全佑、吴鉴泉、刘恩绶、刘彩臣等所练太极拳都为杨氏所传,他们都是杨门弟子。
      1927年,国民党政权完成了国家名义上的统一,改北京为为北平特别市,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由北京南移。同年,张之江在南京创办中央国术馆,引发了原在北京的一大批武术家南迁浪潮。杨少侯、杨澄甫、吴鉴泉、孙禄堂等太极拳名流,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纷纷南下的。太极拳按照不同的风格特点分门分派,始于中央国术馆成立以后。也就是说,1928年后才有了各派系太极拳的称谓。
      吴鉴泉、刘恩绶、刘彩臣等从全佑学太极拳于清光绪、宣统年,在前;学成后在许禹生的体育研究社执教,与宋书铭比武被折服,磕头拜师学宋拳三世七于民国初期,在后。因此,判别吴式太极拳来源标准,在于吴式传人们所练的拳法,是全佑所传杨拳的衍变,还是宋书铭的三世七。同时,当时同宋书铭学三世七的也并非都是全佑的弟子,如许禹生就是杨(健候)门弟子。吴鉴泉等从学于全佑的杨传太极拳以柔化见长,改造、衍变中自成一家,1928年后被称为吴式太极拳。现风行于世的吴式太极拳,其拳式名称、拳姿定式、拳势要求,依然留有杨拳痕迹,与宋传三世七比对,风马牛不相及。因此,吴拳也不是(不同于)宋拳,更不能说吴式太极拳来源于宋氏太极拳。除非吴式太极拳的传人们练的是宋传三世七,遵从宋书铭遗训不许外传不称宋拳而妄称吴拳。

C. 宋氏太极拳既独立存在,又互融于杨、吴式太极拳
  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是在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相互作用中存在发展的,太极拳也不例外。清末民初,各种武术派别谋图生存发展而互融借助、包容并蓄,以致派中有派,滋生不断,人才辈出,各领风骚。就许禹生而言,师从杨健候、刘凤春(董海川高足)、刘德宽、宋书铭等武术大家,故能精太极、八卦、岳氏散手、三世七等多门拳技,与纪德(子修)、杨少候、杨澄甫、吴鉴泉、李存义等为友切磋互益,故能兼融数家之长,因而在主持北平体育研究社、讲习所、行健会、国术馆,主编《体育》杂志其间,能对武术的推广与普及有所作为。我认为,太极拳的发展历史,就是在太极阴阳之道(其实质是矛盾对立统一学说)的理论指导下,借鉴、兼融其他武术门派优长,不断丰富和完善自已的历史。因此,传统武术虽有派系之分,却不存在绝对孤立、静止、纯而又纯的所谓正宗拳技。      
我师张虎臣(1898-1979)先生曾言:吴式太极拳的单鞭有宋氏太极拳(三世七)单鞭的影子;(陈微明所传)杨式太极长拳中的播萁式,酷似宋氏太极拳(三世七)中簸萁式;我师门所传太极家手的挂树、倒撵猴,类同宋氏太极拳(三世七)中的挂树踢脚、四隅;杨、吴式太极拳活步推手圆形八卦步法,我师门杨式小架称作旋乾转坤,宋氏太极拳叫作(太极)推碾,名称不一,形式内容却极其相近
      
我上面所说的宋拳既独立存在,又互融于杨、吴式太极拳,正是这个意思。

 楼主| 发表于 2017-5-19 16:25:36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文章可以不看、重点是:
现求有关「宋譜三世七」演练视频...
請各大俠不吝赐教...
不胜感激...

发表于 2017-5-20 13: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鐵冰心 发表于 2017-5-19 16:25
謝謝...文章可以不看、重点是:
现求有关「宋譜三世七」演练视频...
請各大俠不吝赐教...

现在大概只有王知刚(1991)所传是真的宋氏三十七,不知道他是否有传人,而且王似乎功夫不行。

其余或未传人(如王培生)、或误认(如尚济2006)或伪造(于XX?)。
 楼主| 发表于 2017-5-20 15: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bjxz 发表于 2017-5-20 13:13
现在大概只有王知刚(1991)所传是真的宋氏三十七,不知道他是否有传人,而且王似乎功夫不行。

其余或未 ...

謝謝...
以前似乎曾找到数个视频、但忘了藏在何处...
现再搜寻却找不到了...
发表于 2017-6-5 22:4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晚清、民国时期,各种太极拳纷纷出现,而在以前都是单传,秘而不宣,师承至今成谜。

发表于 2017-6-6 10:50:52 | 显示全部楼层
笨人 发表于 2017-6-5 22:40
晚清、民国时期,各种太极拳纷纷出现,而在以前都是单传,秘而不宣,师承至今成谜。

...

只有宋、杨、武三家。其余都从此来,

点评

陈不算太极拳了,只有陈发科有点影子,  发表于 2017-6-6 12:41
还有「陈」啦...  发表于 2017-6-6 11:25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服务条款|手机版|武术万维网 ( 京ICP备140128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321  

GMT+8, 2017-7-27 16:27 , Processed in 0.215802 second(s), 5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